曾被埋108个小时“最牛幸存者”:日子平淡才是

有人好奇他怎么熬过了饥饿,有人想知道他害怕吗,有人问他想过死没有……零零碎碎的问题,李克诚回答了10年,终究有些乏。

  “都摆过的。”第一句话他这么跟记者说。“当时啊,我正在睡午觉……”下一句话锋陡转,他总是不忍强硬拒绝。

  2008年汶川地震时,50岁的李克诚被压在震垮的四层楼房下,独自求生108个小时,后来幸运地全身而退。外界紧紧盯住了这份幸运,说他是“最牛的幸存者”。

  十年后,李克诚摘掉了幸运的光环,过着平淡是真的小日子。

  地震废墟中求生的108个小时

  4月的一天,什邡南泉镇街尾的茶铺里,李克诚又成了焦点。一起喝茶的老伙计提到了5月,另外有人马上把话题抛向李克诚,“汶川地震你埋得久哟。”“啊”“当时吓惨了没有?”……时不时会在这里出现的龙门阵,又摆起来了。李克诚断断续续,眼看又快要把十年前废墟中求生的事儿复述一遍了。

  “不说了,要回去煮饭了。”时间制造机会,他快速抽身。

  回到百米开外的家,地震后翻新的小院宽敞整洁,窗明几净。院坝里的摇椅、遮阳伞,台阶上的扫帚、簸箕,还有围墙边的花草树木,布置得井井有条。家园里装着李克诚对待生活精致细腻的态度。

  泡杯新茶,落座摇椅,李克诚慢摇起来。推开时间的窗户,他带着记者望向2008年5月12日的晌午。

  “我有睡午觉的习惯,那天吃了午饭还是回去睡午觉。”是年,李克诚在什邡市红白镇中心学校的食堂上班,职工宿舍楼底层末端的房间是他的寝室。

  地震来了,李克诚被摇醒,他眼见着墙面从中间裂开,门框扭成波浪形,“门打不开,人都要飘起来了。”他记得,慌乱中还扯出了裤衩穿上。但是逃生反应终究没跑过地震波,还在扯门时,房顶塌下来盖住了李克诚。等他清醒过来,栖身的空间从一间房变成了一道缝。

  楼房还在哗哗地垮,手脚都被卡住了,他拼命扯,不停挪,在余震中强行翻身,双手上举,双腿弓起。“幸好有根椅子。”那是前几天李克诚捡回的老板椅,地震后,它卡在一块预制板下,顶起的狭小空间保住了他的命,还保住了他的四肢。

  四层楼层层叠叠压了下来,像威化饼干。

  李克诚一刻没闲着,“手还能动,我就赶紧到处摸。”他心里是有念头的,“我平时爱喝水,寝室头一直放着很多矿泉水。”摸啊摸,碰到一个矿泉水瓶,“一捏,结果是空的。”又继续摸,抠出几个作业本,“老师要把作业带回寝室改,我就晓得肯定有本子。”

  四处摸索的时候,李克诚已经想好了,“矿泉水瓶拿来接尿,白水都能救命,尿应该比白水好,有盐的嘛。饿了还可以吃本子。”

  估摸着时间,傍晚5点左右李克诚感觉饿了,“平时这个点就该是吃晚饭的时候。”那天中午,他只吃了两个鸡蛋,特别后悔,“早晓得多吃点。”想了阵,他撕下几张作业本,塞进嘴里嚼,但一直吞不下去。

  再一想,他把矿泉水瓶扭开,之前接好的尿该派上用场了。一口灌下去,差点恶心得吐了,强忍一阵,他闭上眼睛继续灌,合着吞下了几张纸。

  “才等2个小时就喝尿了?”旁人都惊讶,李克诚未免太心急了。“当时没想那么多,就觉得饿了,所以要吃东西。”他没有什么有备无患的长远计划,在暗无天日的废墟中,李克诚依然和平时样,率性而为。

  第二天,余震给李克诚被困的夹缝开了个小洞,能够透进阳光,还有地面上的声音。“我听得到上面的人说话,很吵,但他们听不到我喊。”呼叫很久后得不到回应,李克诚干脆不喊了,“保存体力,等他们找到我,他们肯定要找我。”

  天黑,天亮,一天;天黑,天亮,两天;天黑,天亮,三天;李克诚就这样数着日子等待,他再也没有吃过纸,因为不觉得饿,只是渴。接尿、喝尿、接尿,不知道如此循环了多少次,始终还是口渴。

  天黑天亮交替到来,李克诚心中生的希望跟着这个节奏起起伏伏。白天,一旦听到上面有人走动,他就拼命喊,觉得自己肯定能活,到了晚上,蛙鸣狗叫的声音越听越安静,他害怕得不敢睡。

  最绝望的时候,他摸起了身边的烂瓦片,在手腕的动脉处比划,“死了一了百了。”但想到才14岁的女儿和老婆,李克诚又舍不得,又把烂瓦片丢了,继续喝尿。

  5月16日晚上,李克诚被轰隆隆的机器声吵醒,挖掘机来了。完了,完了,恐惧吞噬李克诚,他第一次全身发抖,面色苍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shehui/2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