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纪实:做战斗员 不做表演员

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纪实:做战斗员不做表演员

毕业了。李明伟/摄

  6月21日,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迎来一个特殊时刻:接过飞行等级证章,告别飞行学员身份,成为真正的空军飞行员。

  这个6月,她们与全国820万名毕业生共享毕业季的喜悦与伤感。不同的是,这些姑娘即将踏上的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作为空军第三批女歼击机飞行员,她们的目标是飞难度更大、淘汰率更高的战斗机。目前空军能飞战斗机的女飞行员数量稀少,她们的每一步都在经受考验。

  为了这一刻,这群姑娘等待了5年。万里挑一的选拔、日复一日的学习训练、残酷的停飞淘汰共同构筑起艰难的飞天之路,不是所有人都能迎来属于飞行员的毕业季:2013年入学时一共有38名女飞行学员,5年里,这个数字一次次缩减,最终只有十几名学员顺利毕业。

  对她们来说,女飞行员不仅是一种身份,也是一份责任。脱下军装,她们是青春洋溢的女生;穿上飞行服,她们是空军飞行员,是大国空军、现代空军的亮丽名片,也是中国女性挑战自我、勇于担当的象征。

模拟器训练。曹占礼/摄

模拟器训练。曹占礼/摄

  “招飞是万里挑一,然而,残酷的淘汰才刚刚开始”

  “第一次了解女飞行员是在2009年。”留着干练短发、身穿蓝色飞行服的重庆姑娘李朝婷说,当时她还是一名青涩的初中生。

  那一年,空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亮相国庆60周年阅兵式,驾机米秒不差通过天安门上空,令国人眼前一亮。2010年春晚,16名女飞行员在小品《我心飞翔》中集体登场,飒爽英姿赢得了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

  “太炫酷了!”女飞行员短暂的亮相为这些花季女孩儿揭开神秘飞行世界的一角。但实际上,这些与书山题海为伴的学生对飞行事业仍然知之甚少,她们看到的只是飞行光鲜的一面,甚至有不少人以为“准备准备就能上飞机了”。

  2013年,女孩儿们进入高三,空军招飞局工作人员来学校作讲座时,一些人在懵懂中报了名,还有一些作为班里为数不多视力合格的女生,在班主任的鼓励下试试运气——当年空军按照歼击机飞行员标准招收女飞学员,要求双眼裸视力均在1.0以上。

  吉林女孩儿代玉是一个例外。这个喜爱军旅题材电视剧的女生立志报考军校,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得到招飞的消息后,正在山东老家的她二话没说买了最快的返程票。

  关于招飞选拔,这些女飞行学员的共同体验是:初选体检时人山人海,随着100多个大项、上千个小项的航空医学健康鉴定、航空飞行心理素质检测筛选,人数急剧减少。

  “下次吃饭的时候这个人就不见了,回到宿舍床铺已经收了。”江苏姑娘李宛芯回忆。

  决定她们能否成为飞行学员的还有高考成绩。当年空军将选拔女飞行学员的文化成绩标准提高到一类本科控制线,这意味着,要想成为令人艳羡的“天之骄子”,首先要以绝对优势挤过高考这座“独木桥”。

  最终,空军从全国数十万名应届女高中毕业生中遴选出38人,成为第十批女飞行学员,也是第三批女歼击机飞行学员。这些女生的高考成绩普遍超过当地一本分数线几十分。

  实际上,高考成绩越高意味着选择越多。“飞行员是很荣耀的职业。”当被问及为什么最终选择这条路时,陕西姑娘程靖云说,“因为对飞行职业的认同,我们来到了这里。”

  当年8月,38名女孩儿来到空军航空大学报到,踏上成为女飞行员的漫漫征途。由于人数稀少,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她们成为媒体的宠儿,报纸和电视称赞她们是家乡的骄傲。但这群自带光环的学员没有想到,一入校她们便迎来了沉重的危机感。

  “招飞是万里挑一。”课堂上,教员意味深长地说,“然而,残酷的淘汰才刚刚开始。”

飞行讲评。曹占礼/摄

飞行讲评。曹占礼/摄

  “以前觉得800米就是长跑,到了大学才发现只是热身”

  根据空军的培养计划,38名女飞行学员将在空军航空大学经过4年的基础教育、航理教育、专业教育以及初教机飞行筛选,最后转入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进行为期1年的某型教练机飞行训练。届时,通过考核的学员将成为拥有工学学士和军事学学士双学位的战斗机飞行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shehui/26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