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中医药大学三附医院 骗保行为 越发猖獗

安徽中医药大学三附医院骗保黑幕:医务人员大肆造假

记者:王菲 金剑hfF-

近日,有知情人士反映,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检查科室之间相互协作,长期肆意骗取国家医保基金。hfF-

hfF-

记者通过暗访发现,在这家医院,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谁来体检,都可由患者“点单”。为了套取医保资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hfF-

住院拿药像点菜hfF-

医生造假“一条龙”hfF-

2017年12月28日,记者以患者亲戚的身份,陪同“患者”李先生(化名)来到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住院部老年病科。在此之前,李先生的妻子已和熟悉的医生预约好李先生“住院”的事。hfF-

记者看到,该科的医生在李先生出示医保卡后,简单询问了病情,没有要求病人提供任何病情资料,也没有要求做入院前的相关检查,就为李先生开出了住院证。hfF-

李先生明示医生自己没有时间来住院,只是想多拿些药。医护人员拿出格式请假条并教李先生填好,特别强调要留下手机号,以便“医保中心来查的时候能随时联系上”,并表示,如果医保中心来查,他们会把时间填上,并称患者当天正好有事走了,第二天会回来。hfF-

住院部的医生告诉李先生,住院后的常规体检,如果没时间做,也可以找个同性别的人来替做。hfF-

记者现场问医生,是否可以拿自己的医保卡来开药时,医生回答说:只要不是重大的和特别奇怪的病,一般是可以开的。hfF-

暗访中,记者发现各科门诊医生主动向患者推销住院的好处,俨然和住院部门形成“一条龙”式服务。hfF-

同日上午,记者陪另一位患者陈女士(化名)来到皮肤科门诊。hfF-

陈女士向一位“熟识”的门诊科医生提出,能否为之前推荐的一位患者换个住院科室,以便为家人多拿点药。这位医生当场帮她向住院部医生电话咨询,并在电话中声称“我这个病人有很多同事到时候也想来住院”。hfF-

该医生“贴心”地和陈女士拉起家常,称现在门诊一副中药膏方可能要八九千元,如果住院,这些中药医保可以报销90%挺划算的。临走时该医生对记者说,如果想住院可以找她。hfF-

记者获悉,陈女士在这家医院进行了两次“挂床住院”。所谓“挂床”,是指患者办理了住院手续,但实际上并未入住病房接受治疗,仍由国家医保基金为其支付费用。hfF-

第二次“挂床”陈女士共花费6000元,其中自费部分不足1000元,其余部分均由职工医保支付。期间陈女士不仅拿了1700多元的药,还获得了一张价值3000元的医院推拿服务卡。hfF-

据知情人士反映,该院“认卡不认人”,只要一人有社保卡,全家都可以凭这张卡住院、拿药、做推拿保健。hfF-

从表面上来看,这样的“便利”对医患双方都有“好处”,病人看病、保健少花钱甚至不花钱,如此一来,为医院吸引来大批的“病患”,医院的“医疗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甚至进入了“快速发展”期。hfF-

不少病人因此成为“熟客”后,在医生的诱导下将医保卡长期放在医院以获得种种“便利”。知情人士称将个人的医保卡放在医院里,医院还会给这些熟客返还一部分现金。至于这笔钱的来源医患双方对此心照不宣。hfF-

医院成社保卡“保管员”hfF-

一市民11年“被刷卡”800多次hfF-

据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官网介绍,该院是“由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在安徽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基础上成立的三级中西医结合医院,是安徽省规模最大的一所集医疗、教学、预防、保健、康复、养老于一体的花园式三级中西医结合医院。”hfF-

记者在该医院暗访时发现: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医院“特殊病”结算窗口排队结算。记者看见排队的医护人员手里都拿着大量的社保卡。hfF-

其中一名年轻男医护人员手里大概有七八十张社保卡,每张卡上还标有数字编号。现场除了一位女医护人员看到记者观察后似乎有所警觉以外,其他医护人员丝毫没有顾忌。hfF-

据市民吴先生(化名)反映,他的医保卡长期放在该医院,11年来“被刷卡”800多次。hfF-

在另一市民汪先生提供的个人医疗账户清单上,记者看到,在其社保卡被医院掌控期间,汪先生几乎每个月都频繁“被门诊”,其中2010年1月9日到19日期间,连续10天被门诊。hfF-

吴先生告诉记者,类似情况在该医院很普遍,许多医生手中都掌握大量患者的医保卡。hfF-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shehui/22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