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巨无霸” 监管待加强!为何“一飞冲天”

平台“巨无霸” 监管待加强!为何“一飞冲天”

----------------广告--------------


制图:蔡华伟

电商平台、出行平台、短租平台、外卖平台、旅游平台、社交平台、搜索平台……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平台”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平台经济成了中国经济大家庭中的重要一员。“发展平台经济”也在今年首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

平台经济,其实早已有之。农贸市场、房产中介……凡是供人们进行交易交互、匹配供给和需求的场所或机构都可视为平台。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在线上进行撮合交易、匹配供需的成本大大降低,时空障碍也被一举克服,为平台经济造就了飞跃的机遇。我国广阔的市场、海量的供需、巨大的流量,更为平台经济提供了优质的土壤,不少“超级平台”顺势而生。

对于平台经济,人们既熟悉又陌生,既欢迎又担忧。欢迎,是因为它带来了便利、实惠和发展的机会;担忧,则因这些快速长成的“巨无霸”实力雄厚、威力巨大,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

平台成长为何如此神速?“超级平台”的崛起,会不会导致市场垄断、影响社会福利?对平台企业的监管又该如何与时俱进呢?

  平台为何“一飞冲天”?

 既源自网络经济的自身特性,也得益于资本力量的强力推动。

“1995年,全球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最高的前15名主要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媒体和硬件或软件公司,而到2015年,前15名中有13家是平台运营商,分别从事电子商务、搜索、社交网络等。”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勇坚说,在数字时代,平台经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发展。在我国,淘宝、京东、微信、百度搜索、美团外卖等平台更是在过去10年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平台企业为何会“一飞冲天”?

 一方面,它源自网络经济的自身特性。

“平台作为中介,沟通着供需两端,而它独有的‘跨边网络外部性’会形成一种正反馈、‘滚雪球’的机制。”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举例说,电商平台可以通过促销吸引消费者,从而吸引更多供货商加入平台、让消费者更容易买到商品,如此一来,平台又会反过来受到更多消费者青睐,形成一种正向循环,利用这种“回振效应”,企业就可以获得迅速成长。

“平台经济具有网络规模效应,即平台内用户越多,竞争力就越强。在这种经济模式下,先行者们一点微弱的领先优势都有可能被放大,从而形成巨大的市场力量。”李勇坚表示,这就导致在平台经济运行过程中很容易出现“赢家通吃”“一家独大”。

 另一方面,得益于资本力量的强力助推。

在平台经济中,企业并不像传统生产商或经销商那样直接地生产或销售商品,其营利也并不一定要依靠中介服务本身,而是可以依靠广告、数据分析、竞价排名、金融产品等渠道进行交叉补贴。相应的,对平台企业的估值更看重其网络的价值、未来的成长前景。

“网络经济时代最重要的就是流量,即便它当下还不能变现,甚至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陈永伟解释道,对流量的投资有些类似于金融领域的实物期权??当下并不确定它能否产生价值,但很可能将来会有,“要是等别人都想清楚了,说不定流量就被抢光了。大的平台企业有资金、有实力,当然要早点下手,扩展业务版图。”

从一定程度上讲,对平台的投资就是对未来的投资。过去几年间,我国大量的互联网创业项目得到了互联网巨头、专业投资机构、金融机构及相关实业集团的关注乃至投资。像三大互联网巨头BAT,基本都会在最热门的领域中,选择前景广阔的平台企业进行投资。

一旦被资本选中,新兴平台就会获得充足的“粮草”,用于技术研发、业务扩张乃至补贴市场等等,估值上升后又会吸引来新一轮的融资。在这一商业逻辑下,一些平台的估值在短时间内攀升到上千亿元、实现“一飞冲天”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平台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其在拉动消费、创造就业、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陈永伟说。

 平台一定“店大欺客”吗?

市场是开放的,用户可以“用脚投票”;竞争格局多变,平台并非“高枕无忧” 对平台经济而言,大有大的好处。

“仅仅从学理上说,某个领域的市场上如果只有一个平台,会使网络的规模效应发挥到最大。只要一切割网络,规模经济便会削减,而且大幅往下走。”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副教授黄少卿表示。

  当然,大也有大的弊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shehui/13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