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圣亚泌尿医院虚假宣传打着一大堆的荣誉欺骗消费者实为骗子

广州圣亚泌尿医院虚假宣传骗子  “广州唯一定点专治男性疾病的医院”、“中国医疗质量诚信十强泌尿专科医院”、“全国百姓放心泌尿专科诊疗示范医院”、“华南地区最受百姓信赖男科医院”……一大串耀眼的光环,加上所谓的“国际尖端领先技术”,引得不少患者慕名来到广州圣亚泌尿外科医院求诊。

  盛名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呢?《法制日报》记者接到患者投诉后,对该医院进行了暗访,结果发现,这家医院不仅虚假广告骗人,而且有患者没病也能被他们看出“病”,小毛病被看成大毛病。

  治腰痛诊出大病两周花掉7万圣亚泌尿医院男科黑幕  “因为腰痛,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前列腺炎,前后花了我7万多元的冤枉钱,腰痛还是没有好。

  后来,我到其他正规大医院一检查,结果却是一切正常,腰痛只是生活不规律造成的。

  ”说起去年在广州圣亚泌尿外科医院(以下简称圣亚医院)的求医经历,小林仍是愤恨不已。

  因为长时间上网,年轻的小林从去年5月开始,腰部开始感觉疼痛,且下体也略感不适。

  通过网上查询,他感觉自己的症状类似于前列腺疾病。

  于是又从网上查找能治这种病的医院。

  在访问了圣亚医院的官方网站后,他看到了“根治的希望”。

  “圣亚医院的网站上说,他们有尖端的技术,有高素质的专家队伍,有众多的知名专家,所有的男性疾病都能治愈。

  ”冲着这些介绍,小林毅然选择了到圣亚医院就诊,“可没想到,一进医院,我就像被卷进一个吸金黑洞,在两周的时间里,花了7万多元的治疗费。

”  小林回忆,在圣亚医院前台,两名护士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向他推荐了张某盛主任。

  听了小林的表述,张某盛让小林先做前列腺彩超。

  结果出来后,张某盛告诉他患有“中度慢性前列腺炎”,并极力推荐使用先进疗法——“德国定向冲击治疗系统”和“螺旋光子泌尿治疗系统”,并称两周就可以完全治愈。

  “定向冲击治疗其实就是把一根软管从尿道通入体内,然后向里面注入药水。

  每次3000多元的治疗费,两周下来,我的积蓄就用完了,还向朋友借了3万多元。

  我向张某盛提出复查,但他不同意,说要再做一周的治疗。

  ”小林说,“又做了三四天的治疗,我说实在没钱了,张某盛才同意给我复查。

  复查后,张某盛告诉我,病已经好了。

”  在圣亚医院治疗的那段时间,小林情绪极其低落,一想到自己得的病,连上班都没心思,总是想着下班去医院治疗。

  没想到,从圣亚医院结束治疗一周后,腰痛又犯了,这次,他选择了去正规的三甲医院,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小林说,在某三甲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根本没有前列腺炎。

  “医生说,腰痛是因为上网时间太长造成的,只要纠正了这种生活习惯,慢慢就好了,连药都不用吃。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  记者扮患者求医 没病被看成有病  记者决定到圣亚医院进行亲身体验。

5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市广州大道中的圣亚医院,在两位前台护士的热情接待下,记者花10元挂了张某盛的号。

  一名护士领着记者来到三楼主任医师张某盛的诊室。

  “身体哪里不舒服?” “排尿时有些灼痛。

  ”记者随便编了一个症状。

  “把裤子脱了。

  ” 根本没有细问,张某盛就说要提取尿道分泌物做检查。

  他用一根裹了湿药棉、长约10厘米的针状物,从记者的尿道提取了分泌物。

  随后,又给记者开了验血和彩超检验单,费用加起来共333元。

  记者发现,医院每个诊室的门口都有一名护士,检查、付费都有护士陪同。

  化验单都不必患者去取,直接由护士送到医生手中。

  这让人有一种被监视的感受。

  拿着检查结果,张某盛告诉记者,还有一张分泌物的检验报告要第二天才出,是否有衣原体、支原体感染等其他疾病,要等这张报告出来才知道。

  “目前检查显示,双侧精索静脉都有曲张,要做手术,但可以不用马上做。

  ”张某盛说,“重要的是你有炎症,需要治疗。

”  张某盛提出要给记者打点滴药水消炎,被记者以“中午约了人吃饭”为由拒绝了。

  张某盛又提出,“那给你尿道打一针,很快的,几分钟时间,不耽误你吃饭。

  ”记者再次拒绝后,张某盛表示“那就开点消炎药吧”。

  记者要拿回病历,张某盛表示,“反正明天你要来,拿回去干嘛呢?下次来看病不用挂号的,让护士领你来就行了。

  ”在记者的坚持下,张很不情愿地将病历本还给了记者,同时不忘提醒记者“明天再来”。

  记者观察发现,圣亚医院的医生,每人办公桌上都放着厚厚一沓病历和检验报告。

  这与其他医院大不相同。

  拿着两盒消炎药,记者离开了圣亚医院。

  但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半小时后,记者下腹部开始出现明显的酸胀与下坠感。

  下午,记者来到广州某三甲医院就诊。

  就相同症状,该院泌尿外科林姓副主任医师详细询问后给出了“先验个尿”的检查建议。

  考虑到在圣亚医院提取过分泌物,记者提出做分泌物化验。

  医生同意了。

  引起记者注意的是,他用的提取工具是普通的医用棉签,与此前张某盛使用的完全不同,且操作手法与分泌物的封存方式也不一样。

  在该三甲医院,记者得到的检验结果是: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炎症和感染。

  “既然是尿道的问题,首先就应该先验尿,查明是否是尿路感染。

  其次,采集尿道分泌物应该用干净的医用棉签,怎么会是湿的呢?这样的诊疗完全不符合医疗规程。

  ”相关专家就圣亚医院的接诊手法提出了质疑。

  截至发稿,记者的下腹还不时有隐隐的酸胀感。

  自戴高帽忽悠患者 内行一眼看出破绽  目前,中央八部委开展的联合整治医药广告专项行动,已进入集中整治阶段。

  但登录圣亚医院的官网仍可以看到涉嫌违反广告法规定的虚假广告。

  据他们自己的官网显示,该院有着一大堆的荣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junshi/13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