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中院敞门庭审非法买卖枪支案:是非制式枪支,还是玩具枪

“门不要关了。”应数位旁听者的请求,临开庭前,审判长让法警敞开了法庭的大门。

此时是5月25日下午3时许,翟俊武及林锦泽涉嫌非法买卖枪支案即将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开庭前,第九审判庭已经坐满了前来旁听的人,法官特意让在过道加了椅子,可还是坐不下。眼看着要关大门,数位进不来的旁听者请求在门口旁听,审判长最终决定“敞门庭审”。

当日的庭审进行了约两个半小时,翟俊武对检方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予以否认,林锦泽则当庭翻供,不承认其在公安侦查阶段所做的所有笔录。翟俊武及林锦泽的辩护律师都为其做了无罪辩护。

庭审最后,在法官的询问下,公诉人提出要将两被告人的起诉罪名由“非法买卖、邮寄枪支罪”变更为“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翟俊武的辩护律师徐昕当庭提出异议。

被诉非法买卖枪支,当庭否认全部指控

2017年3月,28岁的翟俊武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刑拘。

此次开庭,深圳市检察院指控了翟俊武及其战友林锦泽共4起犯罪事实,时间自2016年9月持续到2017年2月。

检方指控,自2016年9月开始,翟俊武伙同林锦泽通过快递形式向买家邮寄枪支、弹药。翟俊武联系深圳市亚非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负责人刘某飞(已作不起诉处理)转运包裹,并指使林锦泽将打包好的枪支配件等物品按照相应的地址交付物流公司发出。

2016年9月5日,林锦泽将一包裹交物流公司邮寄后,被查获该包裹内有疑似枪支1把(经鉴定,该疑似枪支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境外产气枪)。

检方指控,2016年10月,翟俊武租下深圳宝安区民治街道民乐山庄c栋509房,专门用以存放枪支配件、弹药等。此后,林锦泽就负责到民乐山庄c栋509房拿货予以寄出。

2016年10月20日,林锦泽向物流公司交付一件装有疑似枪支配件的包裹寄至深圳宝安区航程大道中心领航花园13栋307房,公安机关后在该地址内查获疑似子弹89枚和疑似枪支1把(经鉴定,该疑似枪支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非制式枪支)。

至2017年2月,警方又查到了大批疑似枪支及上千枚子弹型物品。

检方指控,2017年2月17日,林锦泽将22个包裹交付物流公司邮寄时,被再次查出有疑似枪支配件(经鉴定,50个疑似枪支零部件均不能确定为枪支零部件)。公安机关后在民乐山庄c栋509房内查获疑似枪支、配件一批,经鉴定,上述房间内查获的疑似枪支、配件中,有50把疑似枪支为非制式枪支,2300枚子弹型物品为制式气枪铅弹。

对于检方的指控,翟俊武全盘否认,称其不知道509房间中的枪形物及配件等是从哪里来的,且自己与林锦泽之间不是雇佣关系,也没有财务往来。而林锦泽却称,自己是翟俊武雇来发快递的,负责将打包好的快件送给物流公司,但对于快件中是何物,他并不知情。

庭上,林锦泽当庭翻供,否认其在公安侦查阶段所做的所有笔录,称其在笔录上签字时并未核对过内容。

争议:是非制式枪支还是“玩具枪”

庭上,警方最后一次查获的“疑似枪支”的鉴定结果成了争议焦点之一。

公安机关最后一次在509房间查获的50支疑似枪支,后均被鉴定为“非制式枪支”。其中,有47支枪形物经过了测速实验鉴定。

公安部2010年印发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中明确规定: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按照《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GA/T 718—2007)的规定,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

此案中,据《深公(司)鉴(痕)字[2017]03001号鉴定书》显示,47支枪形物经枪口最大比动能鉴定后,其中有42支枪口最大比动能高于1.8焦耳/平方厘米低于5焦耳/平方厘米。

“这些(疑似枪支)致伤力极低,就是"玩具枪"”,翟俊武的辩护律师徐昕称。徐昕介绍,这47支疑似枪支均为发射4.5m或6mm的BB弹的玩具枪。

而50支枪形物中的其他3支,均未经过测速实验。

据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出具的《关于对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对所需证据材料补充侦查的回复》显示,1号—47号检材均进行过测速实验,且全部超过标准数值,而48号—50号检材均可射击“制式铅弹”,不需要进行测速实验。

对此,徐昕在法庭上提出,该鉴定错误理解了“制式弹药”。

徐昕介绍,《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第1条第2款规定:“本规定所称制式枪支、弹药,是指按照国家标准或公安部、军队下达的战术技术指标要求,经国家有关部门或军队批准定型,由合法企业生产的各类枪支、弹药,包括国外制造和历史遗留的各类旧杂式枪支、弹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junshi/11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