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or不撤,报or不报 投行眼中的IPO新风向

  5月24日,备受市场关注的富士康开启网上网下申购。这家只用了36天闪电过会的企业,走在了通向A股市场的快车道上。

  不过,对于券商投行们来讲,有限的“独角兽”快速通道,并没有给他们的业务带来多大欣喜。今年以来,虽然监管表示A股IPO审核政策始终没有变化,但从具体业务上,投行们不停在体会和寻求其中的风向。“4月份以来,一批三年净利加起来不到1亿的企业被劝退。”一位大型投行深圳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感叹。他经手的一个项目申报创业板,该企业第一年亏损2000万,第二年获得净利润2000万,第三年是6500万,其增长原本不错,但被认定前两年相加清零,三年不够一个亿,5月份明确要求撤材料。

  这位投行董事总经理认为,2018年IPO较去年更为严格,撤材料的增多也是造成过会率低的一方面因素,审批也明显放缓。他4月“拜会”监管得到的消息是,如果眼前的堰塞湖得以解决,那么未来从企业申报到最后过会给批文,实现挂牌上市,证监会期望把时间控制在6个月。

  多位券商投行、律师和会计师等专业人士认为,如果企业所处行业未来增长速度很快,例如生物医药行业可以考虑港股;如果行业不那么受追捧,IPO受阻可以考虑并购重组。

  投行眼中的“严”和“慢”

  5月18日,针对“在创业板、中小板、主板申请首发上市,申请人最近一年净利润至少分别要达到3000万元、5000万元、8000万元,否则不能通过发审会审核”的报道,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审核政策始终没有变化。同时表示,前一段时间,有部分首发企业未能通过发审会审核,主要原因包括以下方面:一是业务经营不合规;二是内控有效性存在缺陷;三是会计基础工作不规范;四是信息披露存在瑕疵;五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IPO今年是小年,感觉今年最大的变化是比较严,过会率低;还有就是IPO审核速度和批文下发速度明显放缓。”上述董事总经理称,他团队经手的另一个项目,一家2017年4个多亿利润的企业,2017年底上会,2018年初被否,所处行业和规模都很好,最后否决建议的一条是报告期内存在多次违法违规,每次数额不大;另外一条是财务不规范,某年原始会计表跟申报报告存在差异。“过去IPO企业的规范性要求没那么高,第一年可以稍微不规范,回头把报表调整一下,说当时存在一个很大会计差错,证监会目前会从第一年就要规范。”上述投行董事总经理表示。“各方面的规范性要求的确是从严了。”广东一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也深有同感。据其介绍,以前在报告期内存在一些不太规范的资金占用,企业有了整改措施,把问题改正了,内控制度完善了,规模较大的企业过会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从现在看,如果一些法律规范性的问题在报告期内存在,尤其是中期或中后期还存在,即便企业的利润规模很高,过会的机率也比较小。又比如关联方的认定核查上,与企业有管理关系的供应商客户,前员工或者亲属哪怕持有一点点该企业股份或企业外面的子公司和发行人有交易的情况,也会按关联方的标准来认定之间的交易。

  证监会网站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共审核公司71家,其中32家通过,被否32家,通过率为45.07%,通过率较低。尽管4月份过会率已升至57.9%,但与去年同期80%的过会率相比依然比较低。“这还不包括那些被劝退、被撤材料的企业,如果加上这些企业,分母变大后估计过会率更低。”上述投行董事总经理称。

  据统计,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间,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89家次,2018年1-4月分别为49、12、12、19家次,月均为23家次,其中2、3月为2016年审核提速以来发审委月度审核拟IPO企业数量的最小值。2017年,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479家次,月均39.9家次,其中去年1-4月,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167家次,月均达41.75家次。

  今年以来,除了拟审核速度变慢外,IPO批文下发也放缓,2018年1-4月分别下发批文14家、4家、9家和6家,5月份每周IPO批文维持1、2家。去年有8个月核发IPO批文超过30家,且全集中在新一届发审委上任前的1~9月,去年5月份核发的IPO批文超过50家,平均每周超过10家。

  IPO全过程控制在半年?

  “4月份我们拜访过一些监管方面的领导,大概的观点是如果眼前的堰塞湖解决,那未来从企业申报到最后过会给批文,实现挂牌上市,期望把时间控制在6个月,前提是堰塞湖先解决掉。”上述投行董事总经理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junshi/11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