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为何频频聚焦这一领域?国务院参事杜鹰一文讲透了

  6月20日,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新华网思客联合主办的最新一期《参事讲堂》在新华网举行。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杜鹰发表题为《如何深...

  6月20日,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新华网思客联合主办的最新一期《参事讲堂》在新华网举行。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杜鹰发表题为《如何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旨演讲。

  对于如何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杜鹰提出改革的三大主攻方向:优化供给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培育发展新动能。

  在他看来,中国农业的发展方式正发生转变,现代农业格局正酝酿形成,他对乡村振兴的实现充满信心。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明确指出要以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线。

  中央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做好“三农”工作的主线,这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根据“三农”形势的变化,特别是农业主要矛盾的转化,作出的一个科学判断和重要决策。

  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农业的主要矛盾是农产品供给总量不足,农产品短缺,农业战线上最主要的任务是增加产量。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都围绕着这个任务奋力拼搏。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现在我国的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已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粮食产量已经稳定在1.2万亿斤的高水平上,很多重要农产品,像肉、蛋、菜、果、鱼等产量都是全世界第一,中国人吃得饱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

  从数据上看,1978年我们的粮食产量是3亿吨,现在是6亿吨。1978年时,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是623斤,现在人均粮食占有量是889斤。

  最重要的指标是恩格尔系数,城市人口的恩格尔系数1978年是57.5%,2017年下降到28.6%。农村人口的恩格尔系数1978年是67.7%,2017年下降到31.2%,下降了一半多。现在我们面临的是吃得好不好的问题、吃得有没有营养的问题、吃得有没有质量的问题。

  这样,我国农业的发展就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新形势下,农业的主要矛盾已经从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主要表现为阶段性的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

  过去是总量矛盾,现在是结构性矛盾。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综合效益,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面。

  那么,在主要矛盾转变以后,农业农村发展面临哪些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呢?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看。

  一方面,一些农产品出现阶段性的供大于求。比如,这几年的稻谷和前几年的玉米,产量和库存量远大于消费量,大量的稻谷、玉米全都堆在库里,不仅容易造成陈化和霉变,特别是增加了财政的负担。还有不少农产品滞销积压,面临着生产出来能不能卖得出去、能不能卖一个好价钱的问题。

  另一方面,有些农产品结构性短缺。比如,从90年代中期开始,国内大豆供不应求,开始从美国、拉美国家进口大豆,到去年我国进口大豆9553万吨,占国内消费量的87%。又比如做方便面、面包一定要用的强筋小麦,国内生产不足,需要大量进口。

  食品安全问题也是结构性矛盾的体现,,最著名的案例就是河北三鹿集团的三聚氰氨案,还有水产品的绿孔雀石、鸭蛋的苏丹红、地沟油、养猪用瘦肉精、畜牧业滥用抗生素等问题,都影响到食品安全。人们对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有机食品的需求还远远得不到满足,唯爱网,迫切需要农业转型升级。

  最典型的就是化肥和农药使用量过多。中国现在平均每亩地化肥使用量是20多公斤,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而且使用效率不高,农业排放的COD超过了工业和城镇,造成土壤有机质下降和水环境污染等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guoji/69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