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潮褪去,机器人行业还在等“风口”

机器人行业正在遭遇外界越来越多的非议。

“现在卖得最多的家用机器人,基本上采用近似于传销、微商的模式,用户黏性不高,我觉得不会持久。”于7月初深圳举办的零一科技节上,优点科技CEO刘江峰在一场论坛中直截了当地指出了他所看到的机器人行业乱象。

为了搞清楚具体情况,刘江峰曾在数个机器人行业群聊中“潜伏”了一阵子,发现存在的问题大体类似。

在他看来,这种毫无组织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是在损害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前景。

就连老朋友傅盛的机器人事业,刘江峰也不太看好。

3月21日,傅盛创办的猎豹公司在北京水立方一口气发布了5款机器人产品,包括接待机器人、儿童陪伴机器人等品类。刘江峰当晚就给傅盛发了信息,表达了“这些产品可能会很难卖”的担忧。

像刘江峰一样不看好机器人行业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对行业的谨慎态度并非毫无根据。

2014年6月,软银集团对外展示了人形机器人Pepper。这款能够实现语音识别、关节活动等功能的机器人很快成为机器人产业的标志性产品。加上软银集团的背书,让Pepper承载了机器人行业爆发的希望。

在那之后,机器人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经历了两三年的爆发式增长。

根据IFR的数据,2017年全球机器人市场达232亿美元,同期中国市场规模约为62.8亿美元;2012年至2017年全球市场平均增长率约为17%,同期中国市场平均增长率达到28%。

在这个过程中,包括优必选等公司都逐渐成长起来,并且获得了巨额融资,成为新一轮的独角兽明星企业。

但没过多久,含着金钥匙出生的Pepper即在2017年3月底陷入资不抵债的状况,国内众多曾经活跃的初创公司也归于沉寂。热闹非凡的机器人行业突然“变凉”了。

能够承载AI、视觉识别、语音识别的机器人,是新一代科技革新中的关键组成部分。

但如今,在盲目的热潮褪去之后,更多人开始关注机器人的商业化路径如何更好地延伸。这是机器人领域从业者们不得不投入更多精力来思考的问题。

伪需求亦或慢发展?

2017年一季度过后,常琳和他的合伙人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停止生产旗下公司的消费级机器人产品。

前年3月,常琳和几位大学期间机器人社团的校友共同创办了乐聚机器人。包括他在内,团队一共有7人,都是学校经过好几轮淘汰之后,从几百人中筛选出来的社团成员。以前他们经常一起参加机器人比赛,常琳对团队的技术实力很有信心。

确定了团队之后,接下来要做的是找到切入市场的角度。和市面上很多初创团队一样,乐聚把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机器人产品列为重点方向。

“当时觉得消费类市场更广阔,天花板更高,想象空间更大。”抱着这个想法,常琳和团队成员们毅然进入了这个被他后来称之为“一个坑”的领域。

经过半年的研发,乐聚机器人的第一款产品正式进入市场。这是一款带有陪护属性的机器人,具备运动控制、聊天陪伴等功能,定价3999元。这款产品在当时的市场中算得上足够新奇,常琳希望它成为年销量100万台的爆品。

常琳及其团队的心态,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机器人大跃进中大部分创业者的典型心态——认为市场足够大,天花板足够高,只要能够抓住一定的消费者群体,就能让公司杀出一条血路。

然而他们大大高估了消费者对于这类产品的热情。

2016年末,乐聚机器人的销量还过得去,能有5000万元左右的收入。这对于初创团队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但迈入2017年之后,常琳很快发现,产品销量处于一条不断下倾的斜线状态,特别是一季度结束后的销量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乐聚团队通过调研发现,产品卖出去两周之后,用户就很少再玩下去。

“如果是一款有意义的产品,消费者肯定会不断去用,形成粘性。他们会和身边的人来介绍,说这款产品能够解决各种问题。”常琳和团队都意识到,目前的产品显然还不达标,市场已经投下了否定票。

为了不让这种惨淡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乐聚机器人不得不砍掉了这条产品线。

一名机器人行业分析师认为,市场对于消费级机器人的定义还不清晰,因此导致了大量同质化产品以及行业泡沫的出现。“好的产品需要满足消费者的真实需求。”

乐聚的遭遇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当下消费级机器人产品的伪需求问题。

这类面向消费者的陪护机器人并不能真正解决用户的需求,某种程度上它更像是一个玩具,而玩具是随时可以被代替的。当真实的需求远低于预期时,一轮新的洗牌在所难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ruisoft.com//a/guoji/46441.html